月明天风

喜欢唐七,所以可能只能写出来一些垃圾,取关随意。

就是这样。

【博晴】御守(中下)

『手游博雅×原著晴明』
果然三篇完结是不可能的事情─=≡Σ((( つ•̀ω•́)つ
博雅日常犯傻(1/1)
———————————————————————————
晴明苦笑起来。
“这个要求,真是有点难办啊。”
“怎么,你不行?”
凭着本能把话顶回去的那一刻源博雅就后悔了。
且不论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他面前变成狐狸是得有多大的视觉冲击,虽说博雅身处科学社会不怕邪魅之物,但若真看到那般景象多少还会有些发怵。
关键是他还在被人家定着呢。
源博雅纵使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相信,也无法忽视他现在确实因那莫名其妙的“咒”而无法动弹。
再者,万一对方真是法力无边的人物,这要求岂不是很冒犯?
但目前这情形让他把话收回去求个饶更不现实。
“博雅不害怕吗?”
面前的人似乎一眼便能洞悉他的内心。
“不怕,你变就是了!”
博雅只能勉强大睁着双眼做出一副恶人相,粗声粗气地嘴硬着掩盖着心虚。
晴明无奈地上前,念了句什么点了一下博雅。
“不许乱动。”
源博雅只感觉自己关节处一阵酥麻,腿脚不稳险些跌坐在地上,强撑着才没有让自己再次丢脸。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晴明。
突然一把扇子飞到了他脸上。
就在源博雅吃痛分神的当口,面前不见了人影。一只通体雪白,皮毛油亮的狐狸立在衣服堆上,望向瞠目结舌的博雅的眼神中满满都是戏谑。
源博雅愣愣地看着白狐迈着优雅的步子朝自己走来,吞了吞口水下意识地想伸手摸摸它头顶那对毛茸茸的小耳朵。
白狐审视着源博雅伸来的手,耳朵动了一动,敏捷地跳开。
源博雅识时务地把手收回来,斟酌着他用过的最文绉绉的语句,对着白狐一拜:“晴明……晴明大人,您可以变回来了。”
白狐跳到衣服堆上,一甩尾巴坐下了,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源博雅有些尴尬。
“晴明大人,我真不是有意冒犯您的,这事儿搁谁身上都没法一下子接受不是……”
白狐歪歪头,蓬松的尾巴一甩一甩,愣是没有要变回来的意思。
源博雅看着这架势冷汗都快下来了,在那儿跺跺脚嘀咕着不会是变不回来了吧,继而掏出手机自言自语要不要搜一下怎么养狐狸?
眼看源博雅的思路越跑越偏,白狐忍不住窜到他身边,一口咬住他的衣角把他往门外拽。
源博雅有些发懵,却十分顺从地跟着走到了客厅中央,疑惑之时却见白狐快速窜回了他的房间,门重重地关上了。
“喂!怎么……”
源博雅百思不得其解,想追过去。
“别过来!”
晴明隔着门一声大喝。
诶,这不是能变回来吗,刚才怎么不说话……
博雅突然想到自己房间地上那摊衣物。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后退了两步。
不想不要紧,他的脸现在都要烧起来了。
怪不得当时晴明的神情那么古怪,这实在令人笑不出来。
胡思乱想之际,房门打开了。博雅偷偷瞟了一眼,穿着整齐的人立在门口。
“晴明大人我信了!您……您要我怎么赔罪?”
未等晴明开口,他忙不迭地冲过去开始自我检讨。
“吹支曲子来听听吧,博雅。”
安倍晴明拿起叶二,微微眯起眼摩挲了一阵,递给源博雅。
“我……我吹的肯定比不过前辈,但如果晴明你要听……”
源博雅接过来,深吸一口气。
笛声悠悠响起。
“那么多年仍是熟悉的音色,果真是鬼笛啊。”
晴明低声说。
“很好听。”

yys的阴阳师没有阴阳师权

Rosaldehyde:

一段P话,私人想法,可以不看。


关注是缘,取关是命




这么多年下来谁没看过几篇ooc啊。为了平安京让博雅替自己送死的晴明大概能打80分,为了烘托原创男主的二战侵略犯晴我给打100分;恶婆婆晴明估计也就大概给个及格分吧,我可能连吐槽都懒得单独拎出来说。


前提是你别觉得自己写的特别真特别深刻啊……


我从来不隐藏我晴明苏粉的本质,绝对无法忍受对他恶意的曲解。我可以理解一篇文章总是需要一个恶役的,但你反复在这论证晴明就是个冷血无情的反派预备役我很 不 能 理 解。说句不好听的你这就像是在说一个演员天生坏坯一样。你咋不给杉山纪彰打电话呢?


对没错晴明在小说和电影里确实有点高高在上旁观人间冷暖的意思,不在乎平安京怎么样,是他原话。是博雅这个诚挚善良的人让他和人世间有了联系,有了一点人味。


他超脱于俗世,是因为心思太过剔透,对人世善恶看的通明。最让我深刻意识到这点的就是博雅在泷夜叉姬里问他这几位大人为什么不能停止争斗呢?晴明平淡的回了一句因为他们是人。太一针见血也太过单刀直入了,能回答出这种答案的人,是绝对不会做出利用他人感情的事情的。这样通透的心思给了晴明一点神性——对的,他的“无情”和“高冷”是类似于神和仙的不食人间烟火,而不是所谓妖鬼的冷血无情。


好,你说你写的是游戏的晴明,不是小说和电影。那我们看游戏的白晴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网易游戏的晴明严格来说是三个人,童男童女白狼所侍奉的原来的晴明(我们叫他本体),白晴,黑晴。


本体分裂成黑晴和白晴,白晴代表晴明的善(也就是说这人会主动拯救平安京哦……),黑晴代表恶(对自己人也一样无情,要和八岐大蛇搞事)。写黑晴的恶我一点意见都不会有,白晴是什么人——且不说第一章对付犬神甩过来的锅,对付酒吞甩过来的锅都没生过气没搞过事,每次别人要跟他打架都是“哎,我也不想的,那没办法你非要打架就打一把好吧”


至于原晴明。可以推测的资料主要在童男说他没有现在(白晴)这么有人情味,有点看不出来在想什么。当然,如何理解“没有人情味”的程度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但是他绝对没有被盖章说自私冷血——你可以说是自己的延伸脑补,但是下定义,exm?


最后,我也不是清真到非要说晴明不能当反派不能当恶役,作者写文,需要个恶婆婆角色,晴明要是正好合适那当就当了,粉权当他上班演了个反派。可是一边意思意思的说我是ooc了,一边堂而皇之的表示“他就是这么一个自私冷血无情的人”,这就有点不太好了……您这是拿ooc当挡箭牌做给别人看,恐怕一点都不觉得自己ooc吧。yys这圈子一直阴阳师没人权,也不求多好的待遇,只希望各位作者动笔安排角色的时候想想,不是只有你的本命是本命,你写的其他人也是别人的本命,除非在原作里就是个反派。互相关爱一下,你好我好大家好,同人圈早日步入共产社会,达到人类的巅峰。




啊还有。是安倍晴明,安晴明。那些写安培晴明的就别自称是粉了,拿电流计捶你胸口哦。

【博晴】御守(中)

『手游博雅×原著晴明』
夭寿啦地主家的傻儿子调戏老狐狸啦【并不
人物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
————————————————————————
源博雅的乐队初露锋芒,接到了一个音乐会的邀请,半个月来他每天都为此忙得焦头烂额,早把找对象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要不是他的母亲前几天语气温柔地打电话给博雅说他们想把公司暂时移权神乐,去他家享几天晚年,源博雅大概会把这件事儿抛得更远一点。
然而等合同签好场景定好一切都尘埃落地,十来天都在外打点的源博雅终于后知后觉一件要命的事儿。
“完了,神乐不在家的话,乱糟糟的没人收拾,叶二大概也落了不少灰。”
“老爷子万一比我先到,看见我那么不尊重传家宝一定会揍扁我……”
源博雅浑身发冷,心急火燎买了最近的飞机票一路狂奔回家。
把钥匙插在门锁上转动的那一刻他舒了一口气。门反锁着,证明他果真是比父母先到,还有收拾收拾糊弄过去的时间。
然而推开门的那一刻,源博雅瞪大了眼睛。
揉了揉眼,没出毛病。他出门前还狼藉一片的客厅现在焕然一新,随意扔在沙发上的外套已经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侧,一踩一个脚印的木地板竟光亮的可以照出影子。
他的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明显有人在家。
源博雅的脑子混乱一片,暂时无法去思考为什么有人在家门还是反锁着的问题。
“神乐?”
他反身慢慢关上门,试探地喊了一声。
没有人应答,脚步声越来越近。
“妈……?你们到的那么早?”
源博雅的声音都在颤抖,如果收拾家的人不是神乐,那么迎接他的大概会是一阵狂风骤雨。
到家也没有给他发消息,大概是老爷子气到要把他扫地出门的意思吧。源博雅自暴自弃地想着。
他的房门开了一道缝,隐隐绰绰现出个人影。
“博雅?”
“爸妈我错了不要把我赶出家门我很快就会找一个媳妇儿……”
管他呢先认错再说。听到一声呼唤,源博雅想都不想便冲着人扑了过去。
然而扑到一半他发觉有什么不对。
刚刚那清越的声线,明明显显是个男子。
意识到这点的博雅脑内更加混乱,可是他已经控制不住自身的惯性,两个人一起滚到了地上。
躲闪不及被压倒在地的安倍晴明表示他更莫名其妙。
转世的博雅,那么奔放?
“不……不对,你是谁?怎么进的我家?”
源博雅定定神,打量着身下的人。
面容清秀,肤色白净,唇色却异样地嫣红,而且嘴角微微勾起似是在笑。
更引人注目是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眼角上挑,配着这张脸真是十分勾人。
猛地一看这人有点像什么来着……源博雅晕晕乎乎地想。
哦对,像狐狸,真是像狐狸。
长发未束,竟然穿成这样……是狩衣吗?难道是cosplay?
“博雅,先起来可以吗?”
晴明感受到那灼灼的目光,有些不自然地挣了挣被压住的衣袖。
源博雅也意识到了这体位的尴尬,咳了一声便一把拽起他。
“我是安倍晴明。”
不速之客完全不见惊慌,理了理袖子慢悠悠地道。
源博雅闻言盯了晴明好几秒,后者在他的注视之下似依旧波澜不惊地微微笑着,这种作态更让博雅认定面前这个人在逗他。
“哈哈哈你如果真是安倍晴明那我还是源博雅呢哈哈……哈?”
源博雅沉默几秒,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大笑,可惜这笑声没过多久便戛然而止。
这话好像没什么毛病。
毕竟他的确是源博雅。
然而他停止发笑并不是因为认识到了这点,而是因为面前那个听他笑了一阵子的人突然并起两指竖在红唇边悄声念了句什么。
“结冰博雅。”
源博雅保持着咧嘴大笑的姿态硬生生定在了那里。晴明慢悠悠地走到他面前,抬起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源博雅只感觉到一阵恍惚,眨眨眼睛回过神来却发觉自己除了脑袋之外浑身上下都不能动弹。
“你对我做了什么!”
“是咒啊,博雅。”
“咒?”
“叫博雅你答应了,就是在那时候下了咒呀。”
“都是什么啊,根本听不懂……”源博雅看着笑的狡黠的男子,急火攻心。
“你到底是谁!”
“安倍晴明。”
一阵无言。
源博雅似乎已经放弃挣扎,接受了这个答案。
“阴阳师?”
晴明颔首,蝠扇抵在唇边。
“平安朝的那个?”
晴明利落地把扇子一打。
“博雅,要我做什么你才会相信?”
他深邃的眸子盯得博雅有些心惊。
“史书上说安倍晴明是白狐之子,你变个狐狸给我看看?”
“……”

【博晴】御守(上)

『手游博雅×原著晴明』
觉得这设定很带感的我!
博雅会玩晴明会撩简直√
人物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
—————————————————————————
“源博雅!你出来!”
中气十足的叫声穿透墙壁直直刺入他的耳膜,正在擦笛子的青年手莫名一抖。他急忙应了一声,推开门的瞬间脑海中已经闪过无数个设想。
一般来讲,当自家的好妹妹不带感情地直呼他全名时,只会有一种可能性。
“我真没有藏你的大金鱼等等我现在就帮你找!”
一看见面无表情的神乐,博雅便条件反射地举起手以示清白。然而话音未落,他便清清楚楚地看到神乐手中的毛绒金鱼正冲他翻着大大的白眼。
神乐撇撇嘴,用嫌弃的目光打量着他。
“诶?不是金鱼丢了吗……”博雅侧侧头,有些诧异地自言自语着。
“笨蛋哥哥。”神乐看着他头顶似乎可以显形的傻气连连叹息,“妈妈说的对,你真该找一个对象了。”
源博雅好像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语句,茫然无措地看着神乐。
“妈妈她……让我?找对象?”
“她说如果你真的不想继承家里的公司,就抓紧成家 。只要家里人看着顺眼,你哪怕从大街上随便找一个都行。否则……”
“逗我玩的吧?那么随意!”
源博雅有些头疼地抓抓头发。
他的祖上,可以追溯到平安时代的雅乐之仙博雅三位。
或许是因为老祖宗音乐细胞发达过头了,源家的后人在艺术上倒反响平平,并没有什么很深的造诣。
或许是明白了自己并未因有着了不起的前辈而在基因上得到什么先天优势,博雅的爷爷趁着好时机下海经商,博雅的父亲接手公司后发展更是如日中天。
但是这代的源博雅可以说是源家基因再次突变的产物。
很小的时候,他就表现出惊人的音乐天赋,自识字开始,曲谱过目不忘。他的父亲当场拍板定名源博雅,甚至连世代相传的鬼笛叶二都给了他,大有想让儿子重现先辈风姿之态。
然而源博雅是个音乐界的好苗子不错,却越长大越放荡不羁。硬是要自己开办乐队而成天东跑西跑,没个固定工作也没个稳定家庭,弄得附近大街小巷教育叛逆青年的话都是“你可别学源家那大少爷”,硬生生把他家老爷子的脸丢尽。
“神乐……”
他可怜兮兮地唤着,似乎想要从她的表情里看出这只是个玩笑。
然而自家好妹妹的眼神让他明明白白地认清了现实。
“哈哈。”源博雅不自然地笑了两声,“你也知道,我现在还没有遇到喜欢的人。”
“我当然知道啊。”
神乐竟认真地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件物什来。
“所以我帮你求来了这个。”
“桔梗守?晴明神社?”
源博雅接过来那个小布袋子,翻来覆去地打量。
“可是我不信这个啊。”他想抬手扔还给神乐。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限量版,你给我珍惜一点!”
眼见神乐已经到了炸毛的边缘,源博雅生生地把抬到一半的手放下。
“算了算了。”
他嘟囔着,把鼻尖凑上去闻了闻,一股幽幽的冷香钻入他的鼻孔。
还蛮好闻的,那就收着好了,毕竟这也是神乐的心意。
他这么想着,回屋把桔梗守挂在了叶二旁边。

【博晴】『原著向』一个明明可以开♂车的题目我偏不开

群里掷骰子出来的题目
涂抹体♂液
诶期待什么呢?
第一次写博晴(๑•̀ㅂ•́)و✧
尽管只是一个小段子
我尽力了√
——————————————
时值文月初。
文月,便是阴历七月。按现在的阳历,约是将到八月或刚入八月的时候。
夜空明静,银白的月光似薄纱,轻轻柔柔地笼在行路人身上。
这是一个不算闷热的夜晚。
朝臣源博雅匆匆向土御门大路行去。
邯郸。金钟儿。虫儿在鸣。
叫声起起伏伏,高高低低。
“多好的月夜呀。”
源博雅自言自语道。
这位性情耿直到有些可爱的武士,是身份高贵的殿上人。
宫中武士不带随从,天晚时分只身一人在街上赶路,是极为罕见的。
但是源博雅并不在意这些。
他并未同晴明提前有约,而是在散步至堀川时眺望夜色,不由得兴致大发,吹奏起从不离身的叶二。
“咦咦。”
一曲吹罢,博雅才恍然发觉,他吹起的竟是一首全新的曲调。
“一时有感而发,作了新的曲子,要给晴明听听吧。”
念头一起,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不能迟,这么美好的夜色,还是要同他好好欣赏一番啊。”
这就是源博雅造访阴阳师安倍晴明府邸的缘由。
“在家吗,晴明?”
匆匆行过一条戾桥时,博雅嘀咕一句。
心神激动之下,博雅脚下步伐越来越快,甚至是一路小跑到的晴明府邸前。
晴明家一如往日,四门大开。
博雅穿过杂草丛生的庭院。
“恭候多时啦,博雅。”
晴明身着白色狩衣,背靠廊柱,右臂支在右膝上,下巴搁在右手上,如女子般的红唇微微弯起,微笑着望向他。
他面前放着细口酒瓶和两只酒杯,旁边素色小碟内盛了几尾沙丁鱼干。
博雅冒冒失失地跑进来,一时有些喘不上来气。晴明看清博雅额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挑了挑细长的眉,心下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他慢悠悠地起身,走至博雅面前。
“怎么那么急?难不成是遇鬼了,博雅?”
“别取笑我啦。”
博雅回道,仍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晴明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一分。他抬起右手,白皙的手指正压在博雅额间。
“喂喂!”
博雅条件反射般想后退。
“别动,博雅。”
晴明低声道,手指从额上慢慢滑下,划过脸颊,鼻梁,下巴。
博雅看着晴明渐渐认真的神色,心里不免有些七上八下,身子绷得紧紧的,连呼吸都刻意调整得又慢又长。
“晴明……我不会真的遇到鬼了吧?”
他试探着开口。
晴明不答话,手指一转又回到了他的额心。
“好啦。”
“喂,晴明!”
看着晴明一言不发重又坐回原来的位置,博雅喊出声来。
“摆架子可是你的坏毛病啊。”
“不说这事了,博雅,为何那么着急来我这里?”
晴明微笑着,给博雅的杯子里满上酒。
“哦哦,我刚才兴致一起,得了首新曲……”
“想让你先听听,就急着过来了。”
博雅面色一红,声音低了下去,掩饰般忙低头拿出叶二。
一曲尽。
野草静默于夜色之中。
月亮仍然悠悠。
两人沉默不语,眺望着庭院,偶尔为对方斟上酒。
“好汉子啊,博雅。”
晴明打破了宁静,眉眼弯弯,转过头愉悦地凝视着他。
“你看你,又来了。”博雅端起酒杯饮了一口。
“你刚才到底在做什么?”
“刚才?”
“我脸上有什么不对吗?”
博雅性情直率,直接问了出来。
晴明不答,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藏不住。
“哈哈。”
他终于大笑了起来,有些恶劣的,成功地捉弄了人般的笑声。
“你真不愿说的话,就算了。”
博雅放弃了般抱住头。
“喝酒吧。”
晴明好不容易止住笑声,抬手给博雅斟满。
“喝。”
素净的月光悄然洒落在两个人身上。
————————————————————————
【晴明:我就是想把你额头上的汗抹匀这事儿我会说?!
(・ิϖ・ิ)っ

晴明女装设定√
【博雅:我媳妇儿怎么那么好看(๑•̀ㅂ•́)و✧
仅仅是因为群里小伙伴一句话脑洞开大了_(:_」∠)_
然后去找一个叫高叉旗袍的神奇的东西(°ー°〃)
好东西啊////
第一次画手游向晴明
昨晚被家长赶上床后半夜偷偷开灯画的
水彩果然糊的像坨【。】
对不起大家的眼睛了(´・ᆺ・`)
最后占tag致歉

大概算闲得无聊时画的一堆小卡片吧23333